• <sup id="iucw2"></sup>
  • <blockquote id="iucw2"><option id="iucw2"></option></blockquote>
  • 多措并舉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

    2020年10月22日 10:39:57
    來源: 經濟日報 作者: 郝永平 蒲 實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地區各部門要總結脫貧攻堅經驗,發揮脫貧攻堅體制機制作用,接續推進鞏固拓展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保持脫貧攻堅政策總體穩定,多措并舉鞏固脫貧成果。要激發貧困地區貧困人口內生動力,激勵有勞動能力的低收入人口勤勞致富,向著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目標繼續前進”。這對我們高質量如期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并進一步多措并舉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為人民群眾特別是農村貧困人口增添了極大的獲得感,也為國際減貧事業作出了“中國貢獻”,提供了“中國經驗”。

      反貧困具有長期性和持久性特征,2020年后現行標準下絕對貧困的消除不等于扶貧工作終結。從唯物辯證法視角來看,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必須更加注重解決相對貧困、更加注重解決精神貧困、更加注重強化內生動力。

      更加注重解決相對貧困

      “絕對貧困”又稱為“生存性貧困”,指的是收入無法滿足生存需要的貧困;“相對貧困”也稱為“發展性貧困”,指收入無法滿足除了生存之外的更高層次需要的貧困。絕對貧困與相對貧困是先后接續的關系,一般是先解決絕對貧困問題,后解決相對貧困問題;解決了絕對貧困問題之后,客觀上就要求進一步解決相對貧困問題。而且,解決相對貧困問題更具有長期性與艱巨性。

      伴隨我國打贏脫貧攻堅戰、消除絕對貧困,貧困人口結構將發生轉變,解決相對貧困問題因面臨不少挑戰將愈發凸顯。一是持續增收的挑戰。收入維度是相對貧困的基礎維度。鞏固脫貧攻堅成果、防范返貧風險更多的是基于收入的考量。從目前的政策設計看,產業扶貧、轉移就業扶貧、生態旅游扶貧等各項扶貧政策已取得良好效果,但能否保障脫貧群體獲得穩定的收入并持續地增長,還需在實踐中不斷檢驗。二是多維貧困的挑戰。多維貧困是相對貧困的突出特點。許多貧困地區在政策落實過程中,仍然將收入作為是否脫貧的重要指標,忽視教育、醫療、住房以及飲水安全等方面的脫貧指標。如果不能很好地解決其他維度的貧困問題,就難以有效解決相對貧困問題。三是體制機制及時創新的挑戰。絕對貧困問題解決后,我國相對貧困問題將長期存在,扶貧管理、扶貧資源等如不能及時作出調整、創新與完善,將直接影響實際成效。

      《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指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治理相對貧困是一項長期性和戰略性的任務,要在減貧治理體系完善和減貧治理能力提升方面下功夫。一是建立持續增收機制。實現持續增收是防范返貧的重要保障,也是緩解相對貧困的前提基礎。一方面,要做好產業培育與產業升級的銜接,發揮好貧困地區在資源環境、品種特色等方面的優勢,以市場為導向開展生產經營,將鄉村產業打造成為持續增收的源泉;另一方面,要全力推進就業扶持,精準施策做好就業服務。二是建立多重保障機制。一方面,充分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不斷完善社會救助、社會福利、慈善事業、優撫安置等制度,構建起多重防范體系;另一方面,聚焦深度貧困地區集中發力,在一定時期內繼續實施幫扶舉措。三是建立協同治理機制。建立政府、市場和社會不同扶貧主體之間的協同機制,既要發揮好政府在扶貧規劃制訂、扶貧政策執行、扶貧責任落實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又要發揮好市場和社會力量的積極作用,形成治理合力。

      更加注重解決精神貧困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實現我們的發展目標,不僅要在物質上強大起來,而且要在精神上強大起來”。從脫貧攻堅的目標來看,既要擺脫物質貧困,又要逐步消除精神貧困,最終實現物質富有與精神富有的雙贏。從脫貧攻堅的進程來看,首先要解決物質貧困問題,然后再解決精神貧困問題。從脫貧攻堅的內在邏輯來看,對物質貧困的解決將為解決精神貧困問題奠定物質基礎并創造有利條件,而精神貧困問題的解決則為解決物質貧困增強精神動力。

      伴隨著貧困縣陸續摘帽,絕大部分貧困人口逐步擺脫物質貧困,解決精神貧困問題就成為日益緊迫的任務。從這些年的實際情況看,精神貧困問題是不能忽視的客觀事實。有些貧困戶在精神上被動,坐享國家政策的照顧與傾斜,坐等扶貧干部的幫扶與關心;一些貧困戶在精神上保守,囿于傳統的思維定勢,止步于小農的生產方式,不愿學習新的科學知識,不愿在掌握新的致富技能上下功夫;等等。這些現象雖然只占很小的比例,但對消除貧困帶來的負面影響是不可忽視的。

      出現上述現象,有著復雜的原因,有些扶貧政策在執行中的偏差也需要反思。比如,在政策導向上,不能過于強調對貧困人口的物質幫扶,而忽視對貧困人口的精神塑造;又如,在落實政策過程中,既要千方百計幫助貧困人口擺脫貧困,也要關注貧困人口精神世界。再如,在政策影響上,針對貧困人口思想引導和教育的政策在實施過程中要在落地落實上下功夫,以求實效。

      要堅持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不斷激發扶貧對象的主觀能動性和參與積極性,真正解決精神貧困問題。一方面,要更加注重扶志,讓貧困人口從根本上樹立脫貧靠奮斗的思想,加強對貧困群體的思想、文化、道德、法律教育,在全社會大力弘揚與踐行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勞動光榮、勤勞致富的正確價值觀;各級政府、扶貧干部要更加關注貧困人口的精神生活,幫助他們樹立信心、振奮精神;另一方面,要更加注重扶智,加強對貧困人口的文化、知識與技術教育,使其成為有本領、懂技術、肯實干的勞動者。扶志和扶智,兩者相互配合才能發揮最大作用。

      更加注重強化內生動力

      對于事物發展來說,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通過內因起作用。在脫貧攻堅過程中,建立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管理體制,加強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選派干部駐村幫扶,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扶貧等,這些重要舉措確實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嚴格來說,這些舉措還屬于改變貧困面貌的外因。在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后,進一步有效消除貧困,除了繼續加強外在幫扶外,更應下力氣強化內生動力。

      致貧成因復雜多樣,既有經濟性因素,又有非經濟性因素;既有復雜的客觀性原因,也有貧困人口自身的主觀性因素。部分貧困人口缺乏資金、知識、技術等基本要素,難以參與現代市場活動,也不敢面對市場風險,對通過市場手段脫貧致富缺乏信心。部分貧困人口受教育程度較低、文化素質不高、就業技能不多,難以有效承接或深度融入各類產業扶貧項目,也無法在競爭性經濟活動中占據優勢。

      強化內生動力,關鍵要靠制度保障,需逐步建立健全長效機制。一是依靠制度補齊短板,為強化內生動力創造良好條件。重視加強幫扶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的制度性安排,著力補齊貧困地區交通、水利、電力等基礎設施和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短板,提高貧困地區發展后勁。二是依靠制度發揮激勵作用,通過先進典型宣傳、榜樣示范引導和完善正向激勵等機制,激發貧困人口自身發展動力。三是依靠制度強化技能提升,開展有針對性的“點穴式”技能培訓。精準開展面對用工崗位的系列就業技術訓練,使有勞動能力和勞動意愿的貧困人口走上穩定脫貧之路。同時,還要依靠制度強化“造血”功能,不斷提升產業發展和鄉村振興的質量和水平,努力構建現代鄉村治理體系,走共同富裕之路。

      【作者單位: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

    標簽 -
    網站編輯 - 趙雁
    2021年澳门开奖记录录十结果,494949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2021澳门码开奖记录249,448888管家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