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ucw2"></sup>
  • <blockquote id="iucw2"><option id="iucw2"></option></blockquote>
  • 《共產黨宣言》首印版的傳奇

    紀念館里的黨史 發表于 2020-11-10


      在山東省東營市歷史博物館的一處角落里,陳列著一本珍貴的文獻,這就是1920年8月在上海出版的中文全譯本《共產黨宣言》。雖然歲月已經褪去了封面的鉛華,但我們還是能依稀見到那標志性的馬克思半身像。

      這是國內第一版公開正式出版的《共產黨宣言》。由于國民黨反動派的封禁,該版本一度消失。上世紀70年代,山東省廣饒縣劉集村,一名叫劉世厚的老農民,捐出了他珍藏的《共產黨宣言》,才使這一版本重見天日。

      身居鄉村的老農為何手中有如此珍惜的藏本?廣饒藏本首頁右下角有一方紅印,“葆臣”二字清晰可見。研究人員根據這一線索調查藏本的來歷,揭開了一段鮮為人知的往事。

      1921年夏,黨的一大代表王盡美、鄧恩銘從上海歸來時也帶回了《共產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著作和宣傳品。

      在王盡美、鄧恩銘的領導下,山東成立了馬克思學說研究會,《共產黨宣言》成為研究會學習的重要文獻。這位“葆臣”就是濟南早期共青團員和中共黨員張葆臣。在濟南的黨團員學習活動中,這本蓋有葆臣印章的《共產黨宣言》,又輾轉到了另一名早期女黨員劉雨輝手中。1926年春節期間,劉雨輝回故鄉廣饒縣劉集村時,把這本《共產黨宣言》帶到了劉集黨支部。從此,這本革命文獻便在這偏僻的鄉村經歷了不平凡的50個春秋。

      廣饒劉集黨支部成立于1925年春,當時整個支部只有六七名黨員,支部書記劉良才經常在晚上召集大家學習《共產黨宣言》,宣講革命道理和文化知識。他指著封面上的馬克思像跟大家說,這些道理都是這人在書里講的。大家聽得津津有味,親熱地把馬克思叫做“大胡子”。

      劉奎湘(劉集黨支部第一任書記劉良才之孫):這個屋就是當年我爺爺成立第一個黨支部的地方。他們三人小組就在這商量的搞的一些活動,就在這里。當時劉俊才領著入黨的時候就是用個被子,把窗戶堵上了,這個弄上個紅包袱,舉手宣誓。成立以后,在這里學習《共產黨宣言》,發動了群眾,有的沒有位置就在院子里開始聽。

      1930年11月,敵人加緊了對廣饒縣共產黨組織和黨員的搜捕。山東省委決定將時任中共廣饒縣委書記的劉良才調走。臨行前,劉良才把這本《共產黨宣言》轉交給劉集支部委員劉考文。隨著形勢的惡化,劉考文估計自己隨時有可能被捕,就把這本《共產黨宣言》轉交給忠厚老實、不太引起敵人注意的劉世厚保存。不久,劉考文、劉良才等一批黨員被捕殺害,廣饒縣黨的活動進入低潮。

      劉世厚這個老實巴交的農民,懷著對革命勝利的憧憬,冒著生命危險將這本書藏在家里。

      榮子錄(東營市歷史博物館副館長):上個世紀30年代以后,國民黨對整個文化進行了“圍剿”,當時如果發現有誰擁有或者是學習馬列的著作,就會被打成危害中華民國,就安上這么一個罪名,輕則被收監入獄,重則就被殺頭,所以當時也是非常危險。

      抗戰時期,日軍曾三次掃蕩劉集村,全村房屋幾乎被燒光,但這本《共產黨宣言》在劉世厚的保護下卻安然無恙。他曾冒著敵人的烈火爬上屋頂,從鳥窩中搶救出這本《宣言》。解放戰爭時期,由于國民黨部隊的侵擾,劉世厚仍然不得不到處藏匿這本書。一直到1975年,已經84歲高齡的劉世厚老人才放心地拿出了這本收藏了大半輩子的文獻。

      顏華(原廣饒縣博物館館長):在那兒征集文物,21天快要結束的時候,有一個老黨員說,我還有一本書,那個時候學習用的。用個小盒子盛著,但是我一看1920年8月版,這個又是中文本,很可能有參考價值。

      如今,全國已經發現12本首版的《共產黨宣言》,它們被收藏在不同的地方,東營市歷史博物館收藏的這本已是國家一級文物,成為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當年收藏和傳播《共產黨宣言》的劉集村已經建成了共產黨宣言紀念館,村民們用他們自己的方式繼續講述著“大胡子”老人的故事。

    2021年澳门开奖记录录十结果,494949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2021澳门码开奖记录249,448888管家婆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