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iucw2"></sup>
  • <blockquote id="iucw2"><option id="iucw2"></option></blockquote>
  • 加快完善醫療保障減貧防貧的長效機制

    2020年08月31日 10:30:52
    來源: 學習時報 作者: 郁建興 章平

      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的關鍵是建立長效機制,既要有“面”上的區域性治理創新,更要有“線”上的政策性機制改革,尤其是醫療保障制度建設,它的實質是減貧防貧計劃和制度安排。據2016年保監會數據,當年我國貧困人口當中因病致貧占到了42%。2019年末,全國農村貧困人口已降至551萬人,但因病致貧、返貧的壓力依然存在,城鎮居民也同樣面臨此壓力。因此,加快完善醫療保障減貧防貧長效機制,將為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奠定堅實基礎。

      我國醫保制度建設在減貧防貧中發揮重要作用

      一定程度上說,建立中國特色醫保制度的初衷,就是基于減貧防貧的考量,其顯著優勢之一,也是它具有減貧防貧的制度效能。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醫療保障工作,將其放在了黨和國家事業全局的重要位置,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我國醫療保障實現了歷史性跨越、突破性進展。當前,我國基本醫保參保人數超過13.5億人,覆蓋率達到95%以上。2019年,居民醫保政策范圍內的醫療費用報銷水平已達到70%左右,職工醫保達到80%以上。

      2018年3月,黨中央在統籌推進“三醫聯動”改革、借鑒基層實踐探索的基礎上,組建了國家醫療保障局。這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舉措,標志著我國醫療保障事業翻開了新的歷史篇章。集中力量抓好醫保精準扶貧,推進抗癌藥降稅降價,堅決打擊欺詐騙保行為,加快城鄉居民醫保制度整合,推動醫保信息化建設;堅持帶量采購、招采合一,及時全面推開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切實減輕群眾藥費負擔;圍繞解決貧困人群“兩不愁三保障”這個最基本、最急迫的中心任務,出臺了一系列專項或一攬子扶貧優惠政策措施,其中包括完善可持續籌資政策,實現貧困人口應保盡保;實施綜合保障措施,提高貧困人口待遇水平;使用適宜技術,促進就醫公平可及;優化醫療保障公共服務,全面推進費用直接結算;開展DRG(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付費國家試點,出臺分組方案和技術規范,控制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等。我國醫療保障覆蓋面從小到大、保障水平從低到高、管理服務從粗到優,對于減貧防貧發揮了重要作用。

      現階段我國醫療保障事業發展仍然不平衡不充分

      我國醫保制度雖已覆蓋全民,但仍未成熟、定型,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在2011年全民醫保覆蓋90%以上人口且支付水平大幅度提高后,黨中央、國務院連年發文要求推進多元付費方式改革,以改變主要按項目付費的格局。然而這項改革進展緩慢,未能有效促進醫療供給側激勵結構的重構。全國醫保基金管理總體還比較粗放,重結果輕過程,醫保支付方式還不能完全體現價值購買;按項目付費占主體,導致滯后性和孤立性并存、藥價耗材虛高和技術價格畸低并存等。

      從經驗來看,價值醫療的實現和市場機制對醫療資源配置的作用,主要通過價值購買模式開展,其中支付方式(標準)政策,深刻影響醫療服務、醫藥市場改革。直至今日,醫保對群體就醫秩序重構發揮的底層經濟邏輯支撐作用還不夠強,作為買單方的話語權及經濟杠桿作用并未有效發揮,“三醫聯動”的觸發機制尚未確立。我們需要深入分析各地創造的好經驗好做法,并充分利用互聯網時代“頭部效應”和“長尾效應”,解決商業補充險客戶規模小、保費過高問題,實現多層次保障。

      加快完善醫保減貧防貧長效機制的關鍵環節

      加快完善醫保減貧防貧長效機制,必須認真貫徹落實今年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大力構建“1+4+ 2”的總體改革框架,其關鍵環節在于建立完善“三醫聯動”的領導體制,加快落地多元支付方式改革,綜合提高社會保險制度互助共濟能力。

      一是建立完善“三醫聯動”的領導體制,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醫保治理格局。發揮機構改革后“三醫聯動”的體制機制優勢,完善醫保改革的組織領導,跳出醫保改醫保,起到服務醫改、配合醫改、引導醫改的作用。按照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研究醫保重點改革的做法,各省(市、區)深改委需要主導深化醫保改革,將醫保制度建設納入改善民生重點任務,確保各級黨委主要領導親自推進多部門、多層級、多主體開展全域、系統、聯動治理,強化“三醫聯動”政策集成改革,提高改革舉措的耦合性。在醫保機構運行一段時間后,客觀評估是否存在公共衛生體系機構設置的類似問題,推動建立全球通用的醫療醫保整合型管理體制。探索省域垂直管理模式,加快醫保同質化管理,采用彈性薪酬機制吸引保險精算師及高級管理人才等。推進經辦機構從附屬于行政部門向獨立法人轉變,經辦管理方式從行政方式向社會治理機制轉變。

      二是聚焦醫保多元支付方式改革,觸發“三醫聯動”。緊扣多元支付方式改革這一軸心和杠桿,打造在線培訓、DRG付費系統、智慧監管等公共產品,將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反哺數字醫保建設,降低人才儲備要求和財政投入門檻。借鑒推廣浙江、廣西等全省域病組(種)支付改革的政策創新,加快建立病組支付、績效評價、數字監管等三支柱系統,促使醫保從按量購買轉向按績效購買,醫療機構從“看病掙錢”向“防病省錢”轉變,確保基本經濟制度邏輯符合價值購買、價值醫療。秉持行政—市場—社群機制互補嵌入性的原則,讓市場機制和社群機制在確定支付體系的分組、組內支付標準的確定和服務品質的保障等三個重要方面發揮基礎性作用。建立政府—醫界—學界—企業等四方合作伙伴關系和協商談判機制,促進支付系統快速鋪開落地。地方改革實踐證明,通過建立總額預付基礎上的多元醫保支付方式,協同“使用環節、采購環節”騰空間的醫療服務項目價格改革,實現醫患激勵相容,觸發“三醫聯動”,對于穩控醫保增速、優化支付結構及導入市場機制等效果顯著。

      三是聚焦“大數法則”,回歸社會醫療保險共濟初衷。按照兜底線、織密網、建機制的要求,加快建成覆蓋全民、城鄉統籌、權責清晰、保障適度、可持續的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筑牢基本醫保制度、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三層醫療保障網。加強精算制度建設,加快實現醫保省級統籌和制度統一,打破單純以縣區行政劃分籌資支付單元的模式,探索符合基本共濟要求的參保人口規模和制度覆蓋面,提高風險分攤能力。基本醫療保險要體現一定的健康責任,實行醫療保障待遇清單制度,改革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個人賬戶,強化共濟保障功能。大病保險要堅持“大數法則”籌資、“小數法則”管理,對于災難性醫療支出的“小眾”建立兜底線標準。補充保險、互助平臺甚至財政投入的醫療救助、慈善平臺等,都要實行有組織的整合。落實健康扶貧各項綜合舉措,執行貧困人口基本醫保和大病保險傾斜保障政策,全面取消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封頂線。加大醫療救助力度,對年度救助限額內建檔立卡貧困人口政策范圍內個人自付住院醫療費用救助比例不低于70%,對特殊困難的可進一步加大救助力度,進一步筑牢醫療救助托底保障。

      (作者分別系浙江工商大學校長、浙江大學國家制度研究院首席專家;杭州醫學院黨委宣傳部副部長)

    標簽 - 減貧,醫療保障制度,醫療救助,觸發機制,三醫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2021年澳门开奖记录录十结果,494949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播,2021澳门码开奖记录249,448888管家婆网站